首页 | 书页 | 个人中心 | 加入书架

所思在远道

发布:2018/1/12 13:56:29

加入书架

夜色勾勒出红廊朱瓦,宫墙深深,盖不住凤鸣阁内撩人情色之声。

帷幕晃动,献帝身下的女子咬牙隐忍,身体却在熟悉的快乐中沉沦,献帝大掌攥住她的长发,骑马一般奋力撞击,女子被颠得欲呕,胃里极其难受,耳边却听到赵献压低声询问。

“你就这般看不得朕宠爱旁人?”他施虐一般掐住女子下颚,将她被毁的半边脸扭过来,“朕的丑妃,还真是善妒。”

火热抵进身体最深处,似乎有意折磨她,赵献不肯动作,嘴唇贴着她汗湿的脖颈,逼问道,“为何要把珍妃推下荷花池?”

“嫉妒她比你年少?比你漂亮?”赵献的语气冷酷,“这宫中哪怕是宫人女官,也要比你如今这张脸好看,你统统容不下么?”

女子依旧沉默,连声呻吟也欠奉,献帝的耐心告罄,身下那处温热却令他难以自拔,他猛地加快动作,这女人野马般难以驯服,但赵献是君王,天子一怒,伏尸百万,偏偏她不怕。

打骂,折辱,能用的手段他都用了,却无法令一个小小女子屈服。

“段灵儿,说话!”赵献将她翻过来,见那唇上已被咬的一片血红,不由紧皱眉头,狠狠掐住她的下颚,“怎么?想自戕?!”

“丑妃,你以为死了就能见到宋庆成?莫要痴心妄想,”赵献捻着她嘴唇,下身奋力驰骋,眼中却是截然不同的冷漠残忍,“有朕在一日,就定让你与他生不能同衾,死不能同穴!”

这句话好似拨动了某根尘封的弦,方才还死了一般的丑妃猛地一颤,眼睛骤然睁开,眸中怒火迸溅,勉力挣扎,如同一条被钉在砧板上的活鱼。

“我没有推你的珍妃!”她吼道,“赵献,你杀了我吧!”

“杀了你?未免太过便宜你。”俊逸的君王低喘着锁住她双手,加重力道,“朕要让你,一辈子做朕的丑妃。”

明明是世上最亲密的事情,却生生灌注满了恨意,成为人间炼狱。

夜深了,廊檐上的六角铃响罢三声,陈国昌垂首进入寝殿。

“莫让她留下龙种,”献帝居高临下,“蹲缸,推腹,内廷司不是有的是令女子不怀孕的手段么,随你怎么处置。”

“奴才明白。”陈国昌磕头领命,随即命人将丑妃以席子卷了,送到暴室。

深夜送来的,都不是什么得宠主子,暴室两个守夜太监被扰了好梦,此时正是气闷,见送来的人是那后宫里出了名的丑妃,便更不收敛,三下五除二将人赤裸绑在架子上。

“娘娘也知道进了咱们这儿的规矩,”一名太监说,“吃一番苦头那是肯定的,娘娘也别记恨咱们,怨就怨圣上不愿意把龙精留在您肚子里头。”

另一名太监已选好两根半尺长、巴掌宽的红木板,“依奴才看,以您这个长相,也就别想着争宠了,安分守己老死宫中得了,何苦要去惹圣上最宠爱的珍妃,诶……您忍着些吧。”

暴室里阴冷黑暗,段灵儿无力挣扎,任由两名太监用刑板反复击打小腹,一时间暴室内只闻接连不断的啪啪声。初时疼痛尚不剧烈,段灵儿勉强忍着不痛呼,片刻后,滑腻的白浊顺着大腿流下来。

用刑却一刻未停,反而更快更重,小腹内的钝痛变为极尖锐的剧痛,仿佛内脏尽被搅碎,段灵儿终于痛叫出声,极力蜷缩起身子,却被捆扎得更紧。

“疼,好疼,停下来,求求你们……”段灵儿脸色惨白,斗大的汗珠自额角滑落,不住哀求,“我没有推,没有推珍妃……”

两名太监置若罔闻,更剧烈地击打,直到那白浊流得一滴不剩,隐隐显出血色,方才要停手。就在此时,丑妃身下却突然涌出大量鲜血,血块贴着苍白的大腿根往下滑,这是从未出现过的情况,两个太监登时慌了手脚。

热门推荐

  1. 第一章
  2. 目录
  3. 下一章

“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,方便下次阅读”

长按二维码可识别

对不起,你需要登录才能使用此功能

立即登录